實幹為民
  ·廣州在行動
  文/圖 羊城晚報記者 張林 凌越
  廉潔廣州2013年度人物揭曉
  羊城晚報訊 日前,廣州評選出10名“廉潔廣州2013年度人物”,他們分別是——
  蔡銳斌(廣州市紀委監察局第一紀檢監察室主任);賀毅(廣州市公安局越秀區分局華樂派出所副所長);王文(女,白雲區人民法院刑事審判庭審判員);慕佳(廣州市地下鐵道總公司黨委書記);黎洪(廣州白雲山明興製藥有限公司黨委書記、董事長、總經理);姚良柏(廣東歐派家居集團有限公司黨委書記、採購總監);卜穗文 (毛澤東同志主辦農民運動講習所舊址紀念館館長);趙廣軍(海珠區江南中街道辦事處社區服務中心);徐克成 (廣州復大腫瘤醫院院長);姚沛現(女,天河區車陂街旭景社區居委會黨支部書記、居委會主任)。(張林)
  “執法為民不是空道理,你待群眾有多親,群眾就待你有多好。”王文說,從1998年進入廣州白雲區人民法院至今,她先後擔任任刑事審判庭書記員、助理審判員、審判員,15年如一日,先後辦結案件4000多件。
  日前,王文接受了羊城晚報記者的專訪——
  談上海法官嫖娼:
  “那是個別現象,覺得挺丟人的”
  羊城晚報:上海法官嫖娼事件,是什麼原因導致法官出事?
  王文:那是個別現象,覺得挺丟人的。如果他們不出去應酬,不出去吃喝,哪有這些事?應酬少了,接觸面少了,別人不認識你,不會找你,會減少職業風險。
  羊城晚報:您對法官辭職有什麼看法?廣州地區這種現象多嗎?
  王文:法官辭職現象,我估計全國都有,尤其是經濟發達地區最多。在廣州地區,這種現象也有不少。據我看來,辭職的大部分是年輕人,30歲以下的比較多。我們(白雲區)法院2002年進來了12個人,現在只剩下四個人,走了三分之二。年輕人覺得法官的待遇不高,可能是他們辭職的重要原因。
  談司法公正:
  “規定一擺,很多事情就簡單了”
  羊城晚報:當審理一些官員職務犯罪、民告官案件時,如何頂住“上面”的壓力?
  王文:無欲則剛,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,原則不能丟。例如職務犯罪,大部分打招呼都是想判緩刑,但現在職務犯罪都不允許判緩刑,我就把這個規定一擺,很多事情就簡單了。
  羊城晚報:輿論監督是否影響法官判案?同情弱者或者偏袒某一方?
  王文:法律如何規定我們就如何審理,輿論不會影響到我們。法官在處理案件的時候,會考慮犯罪原因、動機、手段、危害後果、家庭情況,這些量刑的我們都會考慮進去,不能迫於輿論壓力,就不處理他。比如,一個生存不下去的人,被逼無奈違法了一次,我們不能一棍子打死,而是應該在法律允許的範圍內,能從輕就從輕,法官也是人,只要實事求是辦案,實際上是在做好事。懲罰了侵害方,等於保護了被害方。
  張林、凌越  (原標題:少應酬會降低法官職業風險)
創作者介紹

olive

xw88xwisk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